媒體報道

達晨的生存秘籍

發布者:高級管理員發布日期:2019-03-08來源:融中財經

 

導 讀


在新的歷史周期中,剛剛完成18歲成人禮的達晨財智,正再次努力活的更好。


作者 | 張葉


生于上市公司旗下,用了19年時間,達晨財智成長為中國創投界的“四大金剛”之一,至今其仍在堅持修煉內功,與自己較勁。


“過去的2018年,10%-20%泡沫化的東西正在被清理,對于還站在市場上的人而言,處境難是正常的。”在接受融資中國采訪時,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兼總裁肖冰告訴記者:“從2000年到現在,達晨經歷了很多周期,也遇到過不少麻煩和瓶頸。但我們不害怕困難。2019年,我們要一如既往的保持冷靜,用最平常的心態努力活下去。”


從成立以來,達晨財智歷經過中小板、創業板的開端,也見證過A股多次IPO停擺,可以說與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共同成長與發展。這樣一家中國投資界極具影響力的機構,即使含著湖南電廣集團的金湯勺出生,也曾面臨過困境與窘迫。


時至今日,達晨管理21期基金,累計管理規模近300億元,累計投資企業500多家,成功退出130余家,76家成功IPO,50多家通過并購或回購退出。在新的歷史周期中,剛剛完成18歲成人禮的達晨財智,正再次努力活的更好。



歷盡周期,努力存活


作為國內最早創投機構之一,達晨脫胎于湖南電廣集團,一度被稱為創投業“湘軍”。1999年,正值A股創業板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啟動籌建,當時無論證監會層面還是民間討論都對市場充滿樂觀,加之香港創業板火熱開板,作為我國第一批本土創投機構,達晨在2000年4月正式開始市場化運作,開啟了伴隨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和多層次進化的發展歷程。


在采訪中,肖冰告訴記者,近幾年中國股權投資行業遇冷,募資難一度成為資本熱詞。而大資管時代拉開帷幕,大片VC/PE陷入沉默,達晨能夠取得今時今日的成就也并非易事。在這19年以來,達晨經歷過四次關鍵事件。


第一次,2006年,同洲電子上市挽救了達晨。2006年4月,達晨財智投資的同洲電子通過中小板上市方式退出,并為其賺取近30倍回報。這一成功案例不僅成為中國創投里程碑事件,證明了人民幣基金退出機制的可行性,也讓達晨的命運軌跡發生了變化。


2000年的時候全球互聯網泡沫破滅,加之國內外政治經濟雙重影響,中國創業板遲遲未有動靜。在漫長的等待中,很多風投機構另擇機緣,選擇逃離市場。據了解,當年深圳創投機構僅剩不到10家,只有達晨、深創投等少數幾家還在堅守。而達晨那幾年的日子也并不好過,甚至一度面臨被大股東電廣傳媒裁撤的命運。


《中國創投簡史》曾記錄道,達晨那三年過得非常艱辛,缺人,缺錢,缺退出,最灰暗的時刻,公司只剩不到五個人。直到2004年,中國資本市場陸續突破,中小板開啟,實現全流通。2006年6月,同洲電子上市,而此時已距離達晨投資同洲電子過去6年。用肖冰的話說:“真的是同洲電子(成功上市)才挽救了達晨。”


第二次,2009年,創業板開啟,使達晨進入真正的快車道。


2009年10月30日,證監會耗時10年打造的“中國納斯達克”創業板火熱出爐,對本土PE/VC而言,打通了人民幣基金的募投管退全鏈條,使“本土募集、本土投資、本土退出”創投模式最終形成。而那一年也是達晨發展最大利好的一年,早期投資幾乎都集中爆發。


愛爾眼科、網宿科技、億緯鋰能和藍色光標4家企業成功登陸創業板,蟄伏3年的福建圣農,獲得20多倍回報,被評為2009年最佳退出案例;2010年,達晨被投企業中9家成功IPO,更是創下全球同業年度IPO退出紀錄。這些都奠定了達晨在中國本土創投機構中的領先地位。


此外,受全球經濟危機影響,當年美元基金退出受阻,以達晨為代表的一批本土創投機構快速崛起,開始積蓄能力與美元基金分庭抗禮。


第三次,2015年,A股暴跌IPO停擺,從動蕩中成功走出。


2015年中國股市先揚后抑,從快牛到股災經歷了冰火兩重天,至今仍讓很多人心有余悸。A股市場從3000點上沖到5178點,然后18個交易日暴跌超30%,十幾次千股跌停、千股停牌。股市斷崖下跌、央行降準降息、IPO暫停與重啟,A股保衛戰可謂跌宕起伏讓人悲喜交加。這是對中國股權市場極具挑戰的一年。


對于達晨,這一年卻堪稱一場退出盛宴。2015年,國內資本市場共219家企業IPO,其中達晨12家企業完成IPO上市,占比5%;還有十幾家企業申報IPO并完成預披露。


肖冰告訴記者,從2000年開始到現在,達晨經歷了很多周期,在各種環節中都遇到過瓶頸,但并沒有覺得特別難過。只有退出上,由于政策和形勢一直發生變化,忽上忽下。我們能做的只能去適應它。現階段,經濟走勢或許也不太樂觀,整個周期還是向下發展。在這個過程中,想要獲得一個滿意的回報,唯一能做的也是把好項目質量。


第四次,2018年,足夠的糧草方能過冬。


2018年的資本寒冬,似乎比以往都要嚴重。受宏觀經濟沖擊,股市從頭跌到尾,更令人沮喪的是,IPO審核愈緩愈嚴,創投機構的退出情況也堪稱慘淡。除此之外,資管新規落地,半數以上創投機構都處于基金募集停滯或半停滯狀態。缺錢,幾乎成為所有人的噩夢。


有業內相關人士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約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機構出現資金壓力;預計2019年中,將有近半數機構出現人民幣所剩無幾的慘狀。募資難的情況將更為突出。在市場一片哀鴻中,2018年10月達晨完成新一期人民幣基金46.3億元募集。這一亮眼數字更顯得讓人眼紅,肖冰表示說,“這確保了達晨能在接下來的日子中過的舒心些。”


對于新基金,肖冰希望把它打造成達晨的“明星”基金,能夠投中各行業內明星項目。所謂明星項目,達晨很早就形成了標準和定義。“第一,概念要好。這個行業,達晨是第一個投入的,投完后能夠引領行業的投資。在投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這個項目好,在投完之后才發覺不錯。第二,回報率要高,要讓市場上大家覺得比較震驚。”


肖冰告訴融資中國,2019年,對達晨來說可能是很好的時間窗口。雖然人民幣基金投資還會有斷崖式下降,但競爭沒有以前那么激烈,創業者和項目也會相對靠譜,這對我們來說非常好。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自身能力提高,再次修煉內功,與自己較勁,而不是跟宏觀經濟以及市場較勁。如果2019年我們干的不錯,未來幾年就能夠好好活下去。


修煉生存秘笈


2019年的春節剛剛過去,北方突然降至的幾場紛飛大雪和南方連綿不斷的陰雨似乎又在告訴人們,寒冬尚未走遠,春天的腳步還并未臨近。對于機構而言,資本寒冬的后勁兒也還在發揮效應。用肖冰的話說,想要安全度過周期,最重要的是事情就是要做到專業化投資和體系化募資。


體系化募資


達晨新一期基金LP的構成中包括了金融機構、政府引導基金、產業集團及母基金幾類機構,比如工商銀行、招商銀行、深圳市引導基金、福田區引導基金、鯤鵬資本、首鋼基金、云能基金、歌斐資產等。而這期基金中,個人投資者只占不足3%,機構投資者97%以上。


談到募資,達晨高級合伙人邵紅霞表示,基金募資是一項需要謀劃周全的營銷活動,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很多策略,而所有策略都建立在知己知彼基礎上。從募資環境來看,機構尋求的募資對象,已經從過去的小C逐漸演變為今天的以大B為主,“話術變了”。


首先,投資行業頭部效應特別明顯,有業績、有品牌、能給LP帶來滿意現金回報的機構才能募到錢。現在,個人LP基本退場,機構LP登場。這類LP不看你的團隊背景是否漂亮,投資思路、投資策略是否講得清楚,這些都不是決定性因素,能否募到錢的核心是過往業績、退出數據。越是專業的機構越相信數據,因為數據是理性的、不說謊的。這就是行業現在的狀態,頭部機構在資金端、資產端有優勢,而大部分機構處于殘酷的行業洗牌階段。


募資時,達晨將LP大致可以分為三類:國家隊、金融系和產業系。每類LP的偏好不同,訴求不同,進而對基金的選擇也有不同標準。此外,機構除了對LP的訴求、關注點、評價標準、合作方向做全面深入了解外,還必須考慮到底需要什么樣的資金,因為資金來源或多或少會影響基金的投資策劃、管理策劃和退出策略。


其次,沒有經歷募資難,就不知道怎么“花錢”(投資),要用LP的心態做GP,而信任對于LP和GP的關系十分關鍵。


邵紅霞告訴記者,建立信任需要時間,坦誠交流、換位思考才能彼此理解。LP對GP的道德操守看得很重。“從我同LP的交流經驗來看,誠實是每一個GP應該謹記的!GP的投資信息要及時透明,你可以錯,但不要刻意隱瞞,更不可以欺騙,這一點很重要。目標一致、相互信任是LP和GP合作的基礎。GP、LP之間要有原則,不要有秘密。”


信任建立起來不容易,但破壞很容易,尤其新基金,LP/GP關系比較脆弱,基金還沒有回報的時候,更需要及時溝通、坦誠透明,才能建立一種長期互信的關系。


專業化投資


大監管背景下,市場套利的機會都在被逐一瓦解,唯一的生存法則就是專業化和長線的價值投資。邵紅霞表示,近20年的投資實踐,讓達晨在市場上形成了自己的獨特打法。


現階段,“行業+區域”的雙輪驅動形式使達晨實現了項目全覆蓋,通過外資眼光、本土手法,投出了一批明星企業。2018年,達晨共計投出60個項目,除了依舊保持既有速度,尤其對明星項目進行重倉,還加大了對抗周期、高門檻、高壁壘行業的布局。


在投資專業度方面,體現在達晨對行業的劃分。2013年達晨財智開始塑造自己多元投資體系,以行業劃分,建立了TMT、醫療健康、消費服務、節能環保和新材料、智能制造、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軍工等七大行業投資部,以一批具有深厚產業背景的專業投資人員主導行業線投資,同時,以行業來引導投資,加強行業與區域的緊密合作。


在專業化轉型過程中,一些跟不上步伐的投資人員則被淘汰,區域布局更加集中,達晨逐步形成了行業與區域雙維驅動、平臺與生態良性互動的格局。


相較于其他創投追風口的投資策略,達晨一直堅持等風來。這種做法尤其體現在軍工和智能制造等領域的投資表現。


過去,軍工研發由國家高度管控,信息不對稱、保密因素都給達晨這種市場化機構尋找標的造成一定難度。2013年底,達晨組建獨立的軍工項目團隊,并將其作為重點投資策略。而在此之前,達晨也只是在各領域兼投一些具有軍工背景的項目。2015年,一貫低調的達晨,在軍工領域表現出很強的“狼性”,其投資團隊在信息化彈藥、電子對抗、北斗芯片、光電器件、軍工信息化等軍工細分領域投資了十多家企業。


肖冰告訴記者,達晨目標是成為“軍工投資第一品牌”。目前,達晨軍工團隊已將北京、西安、成都等傳統軍工資源富集地區作為自己的主戰場。此外,在2018年的資本寒冬中,達晨還將投資策略調整為多看少動,重點布局高端制造、醫療健康等領域,先后投出普博科技、凌云光、順科新能源等項目。



在投資上,達晨也在不斷做出調整并提高標準。采訪最后,肖冰告訴記者,“我們所投的每個項目,都要分析它是不是能夠抗周期、逆周期,如果每個項目都有這樣的特征,整個基金組合就能夠抵抗周期,當然這確實特別考驗管理人的能力。2019年,我們要把專業化程度做的更深,把項目質量提的更高,以前80分合格的項目要改成現在達到90分。2019年我們要更堅定地走好每一步。”

宁夏11选5中四个号码